《卓立苍茫》

庞进 著, 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  

 

《卓立苍茫》

《卓立苍茫》(紫香槐散文丛书之一,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著名龙凤文化研究专家、作家庞进的新作。该书收入了作者近年来撰写的散文随笔82篇,近20万字。这些作品,或注目故土,解析人文地理对人性的影响;或放眼异域,抒写海外赤子的拳拳情愫;或回溯已往,撷取风浪过后的坚贝细珠;或关怀当下,辑录数字化时代的触心憬悟;有对文坛翘楚的肯綮点评,有对业余作者的热诚褒掖,也有从事副刊编辑工作二十多年的经验和体会:皆延续了作者的一贯风格:寓峻拔独步的思考、深厚博容的情怀于精当、朴素、优美的文字之中。其中的《哦,小南门》、《西安的隐士》曾先后入选《2004年我最喜爱的散文100篇》和《2006年我最喜爱的散文100篇》。至此,庞进著作已面世22种,其中散文集5种、龙凤文化专著12种。

 

关于《卓立苍茫》

 

庞 进

 

2007年岁末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与中国散文研究所所长陈长吟先生在院子里相遇。陈说:“咱们的‘紫香槐’散文丛书明年要出第二辑,邀你加盟。”我说好啊。陈又说:“我知道你这几年出的都是龙凤文化方面的书,没有出散文集。”我说对啊。的确,自2002年出《大悟骊山》之后,五年来,有关龙凤文化的书倒是连续不断地出了若干种,散文集一直未出,尽管这方面的文章写了不少。

于是开始整理。想法是,过去已收入集子的文章就免了,有关龙凤文化的文章也尽量不收,留给以后的集子。由于文章大多在电脑里存着,整理起来不算很费事,两三天时间,就有了一百多篇、近30万字。再斟酌斟酌,挑一挑,稍做订正和润色,就形成了现在的模样。

出一本书,就像生一个娃娃,娃娃有俊丑聪笨之分,但在父母心中,只要是自己生的,就都是亲的、值得疼爱的。生下娃娃,就得给娃娃起个名字。以前出的散文集,如1988年问世的《兵马俑狂想》、1998年问世的《慧雨潇然》、2001年问世的《灵树婆娑》,名字应该说起得都不错,至今还时不时地被朋友们所称道。那么,这个集子叫什么好呢?想了几天,便有了“卓立苍茫”这四个字。

“苍茫”,词典里的解释是“空阔辽远,没有边际”。若分开来看,“苍”的意思是青色(包括蓝和绿)或灰白色。这青色和灰白色,正好是天空的颜色,故有“苍天”、“苍穹”等词;“茫”用来形容水或其他事物没有边际、看不清楚,所谓“渺茫”、“茫然”。汉语中的许多词都令我喜欢,“苍茫”是其中之一。多年前写过一篇《天地苍茫一根骨》,发表后引起好评,进入各种选集,也是我对自己写的比较满意的少数作品之一,——题目中就用了“苍茫”。

“苍茫”于我,还时不时地呈现为一种心态。面对朝升夕落的太阳,我会想,这个火球总有一天要爆炸,爆炸以后,世界会是怎样的情形?在万物生动的地球上行走,我会想,脚下这个实体总有一天会毁灭,毁灭以后,生生命命们会不会都归于无?在历史长河里漫游,常常冒出念头:我为什么没有生活在唐朝或者宋朝?面对变幻多端的生活,常作想:五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以后的生活是怎样的生活?秋风刮过,一片片树叶打着旋落了下来,落下来就再也回不到树上去了。病来如山倒,父母、老师、同事、朋友,说走就走了,走了就永远地走了……

这样的心态,似乎有点消极,所以需要“穿透”,需要“卓立”。毕竟,我们还活着,而且,还身心都比较健康地活着。既然活着,就得打发日子。实践表明,做事是打发日子的最好手段。当然,事有大小好坏之分,做事有成功失败之别。事大事小基本上因能力而定,事好事坏差不多由品性把握。至于成功与否,要看天时、地利和各人的造化与努力。去年12月,我应邀到湖北讲学,武汉大学的一位研究生问我:“庞老师,您认为怎样才算成功?”我说:“把事情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份上,你就成功了。”这话说给学生,也说给我自己。

感谢陈长吟先生、王春女士以及为本书的出版付出智慧和辛劳的所有朋友!

感谢您的阅读。

2008年1月9日写于慧雨庐

Top
Optimization WordPress Plugins & Solutions by W3 E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