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文化——西安龙凤文化冬之卷》

提出“龙道可以成为中华民族相对统一的主体性信仰”等重要观点

西安中华龙凤文化研究院主办  

 

《龙凤文化——西安龙凤文化冬之卷》

由西安中华龙凤文化研究院主办,著名龙凤文化研究专家、龙凤国际联合会主席庞进主编的《龙凤文化——西安龙凤文化冬之卷》,日前在西安面世。该卷在“揭牌仪式”栏,刊发了石兴邦、赵馥洁、雷珍民、郝小奇、程建设、庞进、王东、闸东山、乔俊峰、李星、商子雍、任中南、刘学智、党永庵、孙见喜、陈若星等人的照片、题词、讲话;在“龙凤特稿”和“龙凤论坛”栏,刊发了《龙文化与中华文明的传承创新》《龙与中华文明的起源及初成》《龙道四说》(庞进)、《中国龙文化的源头活水》《中国龙文化六大新发现》(王东)、《让龙的地位再高些》(赵启光)等文章;在“龙心凤韵”栏,发表了《中华组歌》(庞进)、《过眼书画录》(曹军华)、《在隆阜,在戴震故居》(韩健畅)等作品。上述文章,对“龙文化与中国梦”、“龙文化与中华文明”、“龙道信仰与中华民族精神家园的构建”等问题,作了深入的探索和研究,提出了“龙是中国梦之根、之源、之魂、之义——龙文化助力中国梦”、“龙是中华文明的参与、见证、标志、整合、助推、引领者”、“龙道信仰可以成为中华民族相对统一的主体性信仰”等重要观点。

龙文化助推、给力中国梦。龙的核心精神是造福众生,简称福生;中国梦的本质内涵是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简而要之,也是福生。龙的核心精神与中国梦的本质内涵具有同一性。龙的显明特征是兼容、包容、综合、化合,简称容合,中国梦的实现也必然、必须走兼容、包容、综合、化合之路。龙的显明特征与中国梦的实现之路相吻合。龙的基本姿态是奋发向上、开拓进取、适变图强,简称奋进;中国梦的打造者,若不迎难而上、努力拼搏、顽强奋斗,中国梦的实现就是一句空话。中华龙的基本姿态与中国梦打造者、实现者的应当具备的精神状态具有一致性。

龙是中华文明的参与、见证、标志、整合、助推、引领者。铜器、城市、文字、原始国家,是进入文明社会的四大要素。中国的考古发现证明,在公元前3000年前后,即人们通常说的炎黄时代,文明的四大要素已在中华大地上出现,表明中华文明已经在地球东方初步生成。而龙,不但与中华文明的起源相伴共生,也与四大文明要素相伴共生。龙文化参与、见证、标志了中华文明的起源和初步生成。之后,在中华文明发展、壮大、不断取得辉煌成就的过程中,龙依然是参与、见证、标志者;同时,还起到了整合、助推、引领的重要作用。

龙道信仰可以成为中华民族相对统一的主体性信仰。龙道,是以龙为象征标志的,来自中华民族,在冶炼萃取中华文化和世界文明优秀精华基础上容合创新的思想学说、理论体系。龙道主要由天道、仁道、行道构成。以天道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以仁道处理人与他人、人与社会,以及族与族、国与国的关系,以行道处理人与自身的关系。天道源于道家学说,是作为万物根源、众象法则、自然规律、宇宙秩序之道;仁道源于儒家学说,是以多互主体观为依据,尊己尊人、爱己爱人、利己利人、成己成人之道——这样的道,可以以与世界文明中的民主、自由、人权、公平、正义等理念相对接、相融通;行道借鉴马克思主义实践观,是性命双修、心身共美、知行统一、努力福生之道。当代中国出现了诸如道德沦丧、诚信危机、假货泛滥、毒素难禁、贪腐成风等社会病,其主要的根本性的原因,是中华民族的相对统一的主体性信仰的缺失。显然,将“立足中华文化,容合世界文明,关注当下民生,瞩望人类未来”的龙道,作为中华民族相对统一的主体性信仰,就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

《龙凤文化》是经西安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批准的出版物,西安日报社副总编辑程建设任编委会主任,西安中华龙凤文化研究院院长庞进任主编,西安日报社美术编辑白刚任视觉设计。

Top
Optimization WordPress Plugins & Solutions by W3 EDGE